·聚焦莱芜

马云辞职是阿里传承制度的第一次“公测”

来源 :百家号 罗超频道 2018-09-12 09:43:33
设置

 甚嚣尘上的马云“离任”传言终于在教师节这天尘埃落定,放出消息的《纽约时报》只对了一半:马云确实在“下周一”宣布了辞任董事局主席的消息,不过辞职时间是明年今日。

 

9月10日是教师节,也是马云54岁生日,这一天马云发出题为“教师节快乐”的公开信,马云对外宣布将于2019年9月10日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,届时由阿里巴巴现任CEO张勇接任。马云在公开信中表示,这是其深思熟虑、认真准备了10年的计划。不再担任董事局主席的马云,将回归教育,以及环保、扶贫、公益,而不是像他此前畅想的以及外界部分人士以为的去享受生活。

 

十年准备、步步为营

 

这是马云第二次“辞职”。上一次是2013年,在黄龙体育馆举办的淘宝10周年庆典上,马云高调辞任阿里巴巴CEO并交棒给陆兆禧,这是一次成功的实验,尽管马云不再参与具体管理,阿里巴巴这五年仍在高速有效运转。

 

2012年阿里巴巴GMV只有10007亿,2017年这个数字达到3.77万亿人民币,阿里巴巴还完成了许多大事:

 

无线转型成功拿到多张“船票”;从电商巨头进化为综合经济体;成功上市股价翻三倍,市值达到4100多亿美元,成为中国体量最大的公司之一;五新战略提出并落地;阿里巴巴从商业驱动公司成为科技驱动公司;蚂蚁金服、阿里云、菜鸟、盒马鲜生、钉钉和闲鱼等旗下马车高速飞奔。

 

回顾过去十年不难发现,马云确实如他所说,精心编制了一套传承体系,为2019年辞职董事会主席准备好一切,可谓是步步为营,每一步都有深意。

 

2009年阿里巴巴十八罗汉辞去创始人身份,合伙人成为阿里巴巴的最高权力中枢,负责公司战略决策,高管委任,人才选拔。在马云的构想中,阿里巴巴合伙人中包括三代人,最年轻的做执行;中间一代管战略;老的什么都不管了,只看人。

 

跟传统大公司董事会和互联网大公司的双层股权结构不同,合伙人成员迭代快,结构更多元,决策目标不“唯利是图”,而是基于文化传承,作出更有利于公司长期成长性的决策,避免了董事会制度或者说双层股权结构的常见问题,如战略短视、创新力缺乏、年轻人出头难、缺乏文化传承。合伙人不只是一个机构,也是一种制度,一种文化,一种企业利益分配方式。

 

2013年马云辞职CEO,任职董事局主席,将公司战略决策与日常企业管理实现分离,跟雅虎酋长制度相似却有不同,相似的是分离,不同的是马云没有做甩手掌柜,而是依然参与企业治理中。

 

这个阶段马云会出现在双11、eWTP、云栖大会这样的超级重要场合;马云会给公司定大方向,2015年,不会用键盘打字的马云亲自用“一指禅”方式写了一封公开信,提出了Double H构想;2016年云栖大会上马云提出了奠定阿里乃至互联网未来二十年发展的“五新”战略;马云还会出现在最需要自己的场合,比如eWTP需要构建世界级的政企合作朋友圈,马云就四处奔走,一年飞行超过800小时;再比如像初期投资1000亿的达摩院打技术底子,同样由马云亲自参与决策并出现在对应场合。

 

2018年9月10日,马云认为时机到了,宣布将于2019年辞职董事局主席,这时候宣布同样意味深长,一方面是担心届时公众特别是资本市场和合作伙伴无法接受,提前宣布留下缓冲时间;另一方面是马云的角色又变了,他表示“我从今日起会全面配合张勇,为我们的组织过渡做好准备。”就是说,未来一年马云要做的事情是做好过渡,对接班人张勇来说是“扶上马、送一程”,对自己来说,则是将此前一直在做的公司战略方向、人才选拔、传承制度再行完善。

 

建立合伙人制度、辞职CEO、以及提前一年宣布辞职董事局主席都是在为马云平滑离开做准备,这背后是马云在不断完善阿里的传承制度,以及对其进行测试,这一次,堪称第一次“公测”。

 

阿里式传承制度公测

 

作为中国为数不多的商业奇才,马云的思维一直是天马行空的,行事作风高举高打,战略决策大开大合,企业治理也不拘一格。阿里巴巴不只是有独特的合伙人制度,也有独特的企业文化,比如价值观体系,再比如“花名”体系。今天公布的传承制度,也是马云的一个“作品”,因为我们会发现,合伙人制度、辞职CEO,以及“提前宣布一年后将不再担任董事局主席”都很难找到对应的先例,说白了,这都是马云不按照前人思维,不按照商学院教科书,对企业传承制度的全新探索。

 

不得不承认的是,跟所有创新是站在巨人肩上一样,马云的传承制度同样不是平地起高楼,而是博众家之长,再结合互联网企业、中国市场和阿里巴巴的特性进行的创新。比如合伙人制度在国外律所就很常见,《风骚律师》(《Better Call Saul》)等人气美剧都有生动反映,不只是阿里巴巴,知名咨询管理公司麦肯锡也采取合伙人制度,但每家都是在律所合伙人制度上的“变种”。

 

既然是全新产品就需要充分测试,传承决定企业命运,传承制度容不下BUG,在应用到阿里巴巴的过程中,马云用互联网公司的方式对这个制度进行不断的测试和迭代。

 

比如在人才选拔任用上,基于阿里传承制度,就发现了大量的优秀70后和80后将才,马云在公开信中说“良将如潮”,从60后到90后,阿里人才梯队完善,70后成高管担纲(创始人60后为主),80后成中流砥柱,90后已崭露头角。均生于1972年的张勇和井贤栋如今执掌阿里最重要的两个业务,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。80后的淘宝总裁蒋凡、蚂蚁金服副CTO胡喜和天猫技术副总裁范禹等高管在年轻一代中脱颖而出。

 

在讨论阿里巴巴是否需要马云前,阿里巴巴公司、蚂蚁金服、菜鸟、阿里云等业务板块均已发生过管理层更替,从结果来看,换帅不只是没有影响业务,反而有更高速的发展。正是这样的“内测”验证了阿里传承制度不会有问题,马云此前对此也十分有自信,他曾表示:

 

“我不认为我退下来后阿里巴巴会有什么问题,我对我的团队有绝对的自信,对合伙人制度有绝对的自信。公司要有灵魂,这是我特别引以为傲的。”

 

管理学家吉姆·柯林斯曾说大公司避免倒下的一个重要点是“始终让正确的人坐在正确的位置上。”确保这一点不能靠马云,也不能靠张勇,而是要靠合伙人以及配套的选人用人制度。

 

可以看到,马云在准备阿里传承制度的10年间,也是在对传承制度进行内测、迭代和完善。如今,马云宣布明年此时辞职董事局主席,相当于是对这套传承制度的公测。

 

马云如何永远属于阿里?

 

在公开信的最后,马云表示“我可以向大家承诺的是,阿里从来不只属于马云,但马云会永远属于阿里。”这意味着即便马云从董事局主席辞职,依然会成为阿里巴巴的守护者。马云的最新名片,有10个title,8个与公益相关,只有2个与阿里相关,一个是001号员工,这是马云过去的身份,一个是阿里巴巴合伙人,这是马云未来在阿里巴巴中的角色,这意味着关键时刻马云依然能够帮助阿里巴巴做出更好的决策。

 

因此说马云不再担任董事局主席,倒不如说马云精力分配的此消彼长,分配给公益的时间会越来越多,分配给阿里巴巴的精力只会越来越少。事实上,正如我此前所言,有马云的阿里固然好,因为创始人做企业掌舵人有其优势,特别是这个创始人还是马云时。然而阿里巴巴不可能永远拥有马云,马云缔造阿里巴巴传承制度,就是希望可以在阿里巴巴培养更多“马云”,让阿里巴巴可以成为一家基业长青的企业——阿里巴巴要活102年只是一个形象的比喻、浪漫的说法,阿里巴巴自然希望走得更远。

 

确保阿里巴巴走得更远的不只是制度本身,确保马云永远属于阿里需要将文化融入制度。正如马云所说,公司要有灵魂,阿里最强悍的不只是有传承制度,而是让文化,特别是价值观深入到制度中。让文化成为一种制度,让制度来确保文化传承,这非常难,阿里做到了。所谓的文化包括价值观、企业社会责任、跨部门甚至板块协同、创新能力、长期价值理念、“因为相信而看见”等等不可量化的“虚”的东西。

 

如果只有制度,公司就是一部机器,机器一定会损耗,会老化,如果有了灵魂公司就可以一直充满活力,虽然不能成为永动机,却可以在更长的生命周期走得更快、走得更好。苹果在乔布斯离开后能够有今天的表现,能够推出iPhone X这样的划时代产品,不是因为职业经理人库克神通广大,而是因为乔布斯让品味、产品和创新精神成为苹果的文化,传承下来。乔布斯虽已仙逝,但我们在今天的苹果身上依然可以看到乔布斯的影子。因此,虽然每个公司理论上都能够建立合伙人制度,每个公司都可以学习阿里传承制度,但却不一定能够有效运转,毕竟文化是难以学习的。

 

当然,既然是对传承制度的公测,那么就难免会有需要马云回归的时刻。事实上很多公司都发生过创始人或者灵魂人物退居二线后,又重新回归“拯救”公司的行为,如苹果创始人乔布斯、谷歌联合创始人Larry Page、雅虎酋长杨致远等人。如果阿里巴巴某天需要,马云也依然可以回归,力挽狂澜。目前我们不确定是否会有这一天到来,马云应该也期望这是他的传承制度最后一次公测,不希望发生这一幕。如果此次公测后续被证明确实行之有效,这将是马云的又一个杰作。